請輸入關鍵字
top
2016年遠洋愛唱響之貴州行隨行劄記《2》
時間:2016.08.01

2016年7月22日

我們來到貴州邊界小學的第二天下午走訪這裏的貧困學生家庭,我們這一隊去的是貝小信家。一路上校長跟我們介紹著小貝同學家裏的情況。

爸爸因病去世 家裏沒有任何經濟來源 姐姐前幾年突然出走,杳無音訊 小貝和46歲的媽媽每月靠政府50塊錢補助生活 ······ 一邊聽校長的講述,一邊腦補著, 這究竟是一個什麽樣的家庭? 快到小信家了 一陣歡聲笑語傳來 幾個跑到屋頂上的小孩在沖我們打招呼 其中一個小男孩對我們做著鬼臉 我們也向他們揮手示意著 天真、友好、淳樸······我想把所有好的詞語用到他們身上。

“前面就是貝小信家了” 一間簡陋的小屋出現在我們面前 破敗、貧窮、陋室······ 沒有別的詞語來形容眼前的這個房子了。天色漸暗,我們往屋子裏走去,此時,屋內雜亂昏暗,一個發黃的燈泡,貼著牆發著螢火之光,透著夕陽的余晖,我們掃視著這個家庭。小貝家平時燒火做飯用的竈火,小貝媽媽住的床,說是床,其實一直兩塊石頭墊起的一張門板。小貝的母親今年46歲,早年喪夫,女兒失蹤,現在與13歲的兒子貝小信相依爲命,不知什麽原因,現在有語言障礙。我們之間的溝通都是靠貝校長傳達。

我們到時,小貝的媽媽正准備做飯,我們沒有打擾,只想記錄下最真實的內容。小貝和媽媽的晚飯,一份蒸米飯,一鍋辣椒湯。不要驚奇,這是他們日複一日的飯菜,一個小時後,小貝從學校趕回來。因爲他暈車 所以選擇走路回家,對小貝來說他早已經習慣,每天上下學四小時的路程,小貝胳膊和腿上無數的劃痕好像讓我們知道了許多。一開始小貝並不配合我們的拍攝,這並不奇怪,上午在學校的時候跟他打招呼,他只是善意的點頭,更多的是羞澀和不自在,好在志願者和他比較熟絡,他們開心的聊著,我們在旁邊紀錄。晚飯後,與貝媽媽聊天,家庭的不幸,沉重的負債,兩個人一年1000塊生活費,我算了一下平均一人一天一塊三,正值決勝沖刺小康的偉大階段,我不知道有沒有把小貝和貝媽媽算在決勝小康的隊伍裏面? 采訪結束我們工作人員湊了一千塊錢留給這對母子,此時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希望他們能過的好一點······


2016年7月23日

我們此次貴州行的最後一天,一大早我們來到了小貝家,他跟媽媽正在洗漱······貝媽媽洗臉用的是洗衣粉,小貝涼水洗頭,臨走時,我們問小貝有什麽願望? 他給我們寫下了下面這句話:帶著媽媽去望谟縣城買衣服貝。小貝媽媽,今年46歲,還沒有去過望谟縣城,甚至很少走出自己的村子最後一天,去學校與孩子們道別: 純潔的臉龐 無辜的眼神 總是那麽天然無公害孩子們爲我們寫的信,每一個字都可以讓人潸然淚下但是哥哥姐姐們不希望看到你們哭 希望你們能快樂的成長,有朝一日能走出大山···原本不愛說話的小貝,意識到我們要走,淚水奪眶而出,與我們擁抱再見,小貝 再見,貝媽媽 再見,貝校長 再見。


邊界小學所有的孩子們:希望你們能夠堅守住內心得甯靜,好好學習,能早一點走出大山。若有機會 我們一定還會回來看你們,希望那時,這裏公路已經修好。最大的願望是這裏的1300名居民,已經搬下山,過上新的幸福生活。

一路走來,我們踐行公益,奉獻愛心,其實無論你給予他們多少物質的東西都是有限的。節流不如開源,我們在提倡綠色,呼籲可持續。我希望我們的公益也是綠色的、健康的。聽說這裏只要家裏養羊的人家就很富裕了,每只羊能賣1300塊。

我們有一個願望:希望小貝家能有一對山羊,每天放學後小貝去山上放羊,去給它們割草、挖菜,回家後把羊趕進羊圈,然後去寫作業。我們希望小貝媽媽能養一群雞,不但能用賣雞蛋的錢去貼補家用,還能爲瘦小的小貝補充一點營養。我們希望:邊界能早點修好公路。修好這條可以讓孩子們走出深山的路。我們希望:此處的1300名居民早日搬出大山,遠離這原本就不宜居的地方。我們還希望:公益之路更加光明,更加綠色和健康。

我們只有一個願望,希望孩子們能健康成長,早日插上飛躍高山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