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關鍵字
top
2016遠洋愛唱響之貴州行隨行劄記《1》
時間:2016.08.01

2016年7月21號我們踏上了前往貴州的行程,目的地---貴州省望谟縣打尖鄉邊界小學,去看望那裏的孩子們。對于我們來講都是第一次來貴州,從飛機落地到換乘大巴車,我們的眼球一直被這裏的美景吸引著,沒有名山大川,更多的是秀麗與別致。

車行駛三個小時後,天空下起了雨,這著實讓大家緊張了起來,因爲上山的路都是盤山而建,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峭壁,若愚降雨,會有滑坡和泥石流的危險。幸運的是雨很快就停了,更幸運的是,天邊挂起了一道彩虹,一幅挂在清澈天空的彩虹卷軸,如此美景讓我們這群從霧都來的小夥伴興奮不已,拿出相機一頓“咔咔咔”。




景色雖美,仍需前行。行駛到四個小時的時候眼前的公路消失了,司機師傅一個打輪,車頭駛向了一條看起來不應該行車的土路,說是土路,但是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石子,此時,我們才恍然大悟,顛簸的行程才剛剛開始······

車速降到了20碼左右,但是崎岖的山路還是把本已經熟睡的小朋友們”喊”醒了,更嚴重的已經在嘔吐不止,車底時不時傳來石頭碰撞保險杠和輪毂的聲音,司機師傅邊開車邊自言自語:這是什麽破路,可憐我的車啊,心疼····坐在最後一排的我們幾個,屁股早已被顛開了花,當時唯一的希望:趕緊到達目的地。打開信號時有時無的手機,在地圖軟件上不停搜索著距離終點的距離,100公裏,80公裏,50公裏,30公裏······

我想此時車窗外再漂亮的景色也無法再吸引被顛簸的七葷八素的小夥伴了吧。 車隊行駛到一條淺灘,前面是一條小河,本以爲司機會在此停下,大家也好下車緩緩,但是司機師傅竟然毫不猶豫的加速行駛而過,車上的人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而我在心底爲司機的車技豎了個大拇指,點了個贊。 這一路上,心底一直有一個大大的問號,爲什麽我們去的地方的1300名居民不搬到生存環境好一點的山下生活呢?這裏沒有耕地,偶爾能見到一小塊位于半山腰的玉米地,估計一下雨也跟著滑坡了吧。 還在神遊,突然聽到坐在前面的人喊“沒路了,路被堵住了”,只見前方不遠處一台挖掘機正在作業,根據這一路的經驗,前方應該是發生了滑坡,爲了安全,大家都在車上等著沒有選擇下車。大約過了十分鍾,前方有人向我們揮手示意,路通了。

“還有多遠啊”司機用貴州普通話回答到“還有四五公裏”,四五公裏,那就是快到了啊”高興的聊起來,“四五公裏那是直線距離,盤山路還遠著哩”剛剛亢奮起來的小心情頓時被司機的一句話澆了一盆涼水。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突然間車停了下來,原來一群山羊擋住了我們前行的路,不管司機如何按著喇叭,它們依舊倔強的徜徉在路中央,仿佛是在宣示著主權。

沒錯如果不是我們的打擾,它們怎麽會被迫讓路,這裏本來就是它們的地盤。
路上偶爾會遇到騎摩托車的人,他們一騎絕塵,當我們的車駛過他們,放佛是一場沙塵暴,不忍心但又沒辦法。一路上遇到的孩子只要看到我們都會駐足向車輛敬一個並不標准的禮,當時山路顛簸加上視線模糊,真遺憾沒有拍到他們。


大約又過了個把小時,車子行駛到一個村口,說是村子其實就是幾幢建在半山腰上的小房子,再遠一點可以隱約看到一面迎風招展的五星紅旗,那應該就是邊界小學了吧。





此時有一個身著白襯衫看起來很斯文的男子走向我們,帶隊老師說這就是校長,估計前面車也開不進去了,我們索性下車改爲步行。

寒暄過後,校長帶領我們往學校走,遠遠的看到當地的孩子們已經整齊的站在學校門口兩側,他們皮膚黝黑,個子矮小,有點營養不良的樣子,布依族的衣服,純真的眼神,略帶羞澀的笑容······這一切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初來乍到的我們深深感受到當地孩子們的友好與親切。


在這裏,我們將與孩子們一起度過難忘的三天時光·····(未完待續)